过着不正常日子的不正常的我

发现换了工作就一直在加班,加到连续几个礼拜没能在晚上11点前离开公司,加到连曾经最好的朋友结婚了都不知道。
 
有些事注定了会在我身上发生,因为我有如此的性格。开心的抑或不开心的,其实都是自己招惹的。我决不是个理智的家伙!
 
有时我搞不懂现在的工作,曾经有人说这里不是人呆的地方,可那么多人愿意在这儿干七八上十年,而我现在也不由自主的拼死拼活。
 
我觉得自己已经很在意朋友,会定期去看他们的blog并且发自内心的留言,可为什么我总是错过很多很多?
 
每天上班听的第一首歌都是Run Away,为什么陶喆那么有钱的人也对压抑那么有体会?如果我有他那样的才华和名气一定happy死了,每天在阳光沙滩上让人在背上涂油。
 
陶喆也给Vista做过宣传,他说他也经常用电脑的,因为要做音乐。还好他没有得“电脑脸”。
 
IT的人长得就像作技术的,我很佩服我mentor的聪明才智,可是他长得实在很像作技术的。有个同事曾经边加班边感叹“做support难,做女support更难”。另一个女同事说“睡得晚只会胖脸减胸”…
 
 
Advertisements

听陌生的歌

就像Joyce的blog所说,feel是种害人的东西,可以带来快感也能留下相当长时间的一定程度的伤害。这种unproductive但又逃不掉的东西,一旦遇到只能靠自己把持。
 
歌永远都唱的好听,生活则每天都是战斗。
 
某天某个人站在我面前露出嘲讽的笑时,他成功的刺激到了我。但是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,你这是在逼我要你好看!如果你觉得你平时看到的就是我,那么你就大错特错!
 
人可以选择守在自己华丽的窝里,也可以去走陌生的路、看陌生的风景、听陌生的歌。
 
男人没有好坏之分,只有强弱之分,这一点同样作用于女人。只不过,某些时候女人需要多一层外表装饰自己。毕竟社会对女人的要求是苛刻的,如果你不是富人,你就要比有钱的人漂亮、比漂亮的人有学问、比有学问的人会唱歌。
 
时间见证一切。